BARKS 日本最新音樂 - J-POP/J-ROCK/視覺系/偶像/動畫/Etc...

日本最新音樂&娛樂情報網

[專訪]藍井艾露訴說自己身為動畫歌手的堅持 前篇


迎接出道第3年,被以提高日本音樂知名度與開拓市場作為目標的一般社團法人日本唱片協會 (RIAJ)之事業「J-Music LAB」選為海外戰略歌手,目前相當活躍的女性歌手˙藍井艾露。將動畫「Fate/Zero」、「刀劍神域」、「KILL la KILL」等超人氣作品的世界觀化為歌曲,傳達到許多人心中的她,將於2014年1月1日推出6th單曲「虹之音」。

◆藍井艾露 圖像

我們這次特別邀請她來談談之前沒有提過的「虹之音」配合曲目,並讓她在回顧出道以來的歷程之餘,訴說了對未來的展望。

■為此我也必須更加成長,不知足地拼命努力才行。

──從2011年11月19日發行出道曲「MEMORIA」開始算的話,現在已經進入第3年了。請問在你成為歌手之後的這2年中,對歌曲的想法有什麼改變嗎?

藍井:感覺變得越來越不知足,而且不甘心的心情也增加了。當然我在錄製的時候,都是堅持到自己滿意為止,不過隨著時間過去,也會有覺得「如果這樣做應該會更好吧」的瞬間。演唱會當然也是這樣,而且我認為沒有這種想法的話,接著就會停滯下來;為了不會變成那樣子,我一直抱持著「這裡還可以表現更多!」的那種心情,結果就是感覺不知足且不甘心的每一天。

──你會將那種不甘化為行動嗎?

藍井:會啊。譬如說,我一定會請人拍下自己在演唱會上的樣子,然後反覆確認那個影像好幾次,將有問題的地方通通寫下來以供反省。所謂好幾次,並不是在1天內,而是隔了大概1個月再重看,等到下次演唱會之前再看個好幾次,找出「為什麼當時做不到這種事呢」或者「這裡其實不該是這樣子」的地方,每次看都會有值得反省的新發現可以記下來…。除了演唱會以外,我也會在CD發行一段時間之後聽一下,每次都有「這裡的表現搞砸了…真不甘心」「如果這裡能再強化一點就好了」的感覺。不過製作作品時,我總是有確實使出100%的力量,這是為了當下絕對不會後悔,為此我也必須更加成長,不知足地拼命努力才行。

──你是在幾歲左右,決定要像這樣一直成長下去,使盡全力當上歌手的呢?

藍井艾露:是我2、3歲的時候吧。當時雖然還不太識字,不過能記住聲音,並在不太懂歌詞意義的情況下唱歌。那時候,也有很多次是與親戚們一起去卡拉OK,那是我第一次在許多人面前,由於自己非常喜歡美少女戰土,再加上雙親的影響,演唱了美川憲一的「天蠍座的女人」和門倉有希的「Nora」。我在很小的時候就很喜歡唱歌這件事本身,而且還不是大家一起的合唱,而是自己拿著麥克風並聽著回音,在眾人面前單獨唱歌。將那種經驗應用在卡拉OK上面的時候,我就覺得「這真是太快樂了」。以那天的經驗為契機,我越來越想從事歌手或音樂工作,進了國中以後就為了「想作曲」「想受到女孩子注目」而玩起吉他,並在高中時組樂團。不過當時已經先有別人當主唱了,所以我是從吉他手開始;等到主唱退出以後,就先當起吉他手兼主唱,再轉型成專門的主唱。雖然挑戰過好幾次樂團選秀,不過一直都不順利,因為無法成為歌手而覺得「也許我不適合吧」,並一度放棄了這條道路。因為成為歌手的機率非常低,我想要回頭面對現實,未來去當個護士之類的。你可能在想:為什麼是護士?其實我一開始想成為歌手,「喜歡唱歌」當然是原因之一,不過也是希望自己的歌多多少少能幫助別人,讓他們放下心中的重擔。考慮到這方面的動機,我才會在放棄成為歌手的時候,選擇走上護士這條道路。只是在成為護士之前,果然還是不想放棄音樂…。出於這種強烈的想法,我開始在影片分享網站投稿,結果走到了現在這一步。順帶一提,現在我用的藍井艾露這個藝名中,所謂的「艾露」原本是「Eir」,是取自北歐神話的治療女神「Eir」。那位女神不只能治療肉體,也擅長治療精神,剛好配合了我「想讓人們卸下心中重擔」的想法。

──原來如此。你開始在影片分享網站投稿之後,就受到作曲家安田史生的青睞了對吧。

藍井:是的。接著安田先生就拿了試聽帶來讓我唱,他還讓我唱中川翔子的「淚之種、笑容之花」這首樂曲並給我意見,以作為歌唱方面的練習。當時安田先生說了「你去上Lisani!這部音樂情報雜誌吧」,我就是以此為契機成功出道。至於出道時我遮住口鼻的理由,其實是因為我很希望能成為神秘派的歌手。不過在我的性格中,倒是沒什麼神秘的部分啦。

──算是滿大而化之的吧?

藍井:就是那樣(笑)。封面寫真也是想拍出「凜然」的感覺,不過因為性格太爽朗了,人們都說「本人和印象完全不同」,根本沒有神秘感(笑)。正因如此,我才會對此有所憧憬,還想遮蓋口鼻來醞釀神秘感吧。

──關於那樣大而化之的藍井小姐所唱之樂曲,似乎有滿多是以「戰鬥」為主題,你會想唱其他的主題嗎?

藍井:身為藍井艾露的一大課題,就是帶著「希望多多少少能幫助別人,讓他們放下心中的重擔」這個願望來唱歌;我之所以常常唱關於戰鬥的歌曲,就是希望以「不論眼前有多麼黑暗,也要以光作為目標,最終抓住光明」這種強大的力量當作主題。更簡單地說,就是要「緊緊抓住生命」。我非常喜歡這個主題,所以會繼續唱下去。至於新的主題,之前我有一段時間,很愛聽歌手Cocco的歌,Cocco不是常寫些非常黑暗的歌詞嗎?但是在心情鬱悶、想哭的時候,只要聽了Cocco黑暗的歌曲,我就會感受到其中的溫柔,能夠盡情地哭出來。對我來說,Cocco的音樂能讓我好好地哭一場,所以我也想試試這種很黑暗的筆觸。結果我就在5th單曲「天狼星」的配合曲目中,唱了「黑之歌」這首樂曲,這在藍井艾露的作品中是最黑暗的一首歌,我對於能接觸到這樣的樂曲,擴大自己歌曲的題材,覺得很高興。

──如果重複聽黑之歌好幾次的話,就會變得不知道從哪裡開始、從哪裡結束呢。第2部分那邊還給人像大魔王主題曲的感覺。與之前的單曲主打歌相比,是給人不同感觸的曲目,很像PS3軟體「復仇龍騎士3」的歌曲,令人印象深刻。

藍井:遊戲配樂中有很多世界觀非常強勢的情況,不過黑之歌的世界觀也很強,也讓我第一次挑戰了呢喃聲,非常愉快。雖然要在演唱會中表演的話會很緊張,不過同時也很期待呢。

──你已經唱過一些抒情系和黑暗系的歌曲了,今後單獨演唱會的節目表,也會變得很有趣吧。

藍井:是啊。今後應該能採用具備更多樣性的表現形式吧。

──關於將在2014年1月1日推出之抒情歌曲「虹之音」的配合曲目,是作為「刀劍神域」的ED,由聲優戶松遙小姐演唱的「夢世界」對吧?你對這次翻唱感覺如何?

藍井:我非常喜歡「夢世界」這首歌,在德國的海外演唱會中,還與春奈露娜(→Luna Haruna)一起翻唱過,我覺得這個旋律能夠深入人心,歌詞也很溫柔,讓我喜歡到丟進了iPhone裡(笑)。所以說,我聽到可以翻唱夢世界的時候,真的非常高興,不過所謂翻唱也讓我很緊張。想著要有自己獨特的唱法,該怎麼進行表現之類的事,為此還自己寫了歌譜,不斷地嘗試然後修正。就歌曲本身來說,編曲方面有很多變化,稍微採用了拉丁風格與打擊樂的感覺,因為不算是正統派,我很期待大家聽完以後的感想,不過也有點害怕就是了。

◆續接【專訪】藍井艾露訴說自己身為動畫歌手的堅持 後篇


◆藍井艾露官方網站
◆藍井艾露推特
◆藍井艾露官方部落格

BARKS Smartphone Kawaii girl Ja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