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KS 日本最新音樂 - J-POP/J-ROCK/視覺系/偶像/動畫/Etc...

日本最新音樂&娛樂情報網

[專訪]LUNA SEA,與真矢談論樂團的進化 「雖然沒有刻意這樣做,不過這次的專輯,確實是好好地包含了當下的LUNA SEA」


在暌違13年5個月之後,LUNA SEA終於要發行新專輯『A WILL』了。經過2000年的「終幕」,5人再度團結一致,利用集訓一起作曲回歸樂團的原點,其成果就是著手這次的專輯。身為LUNA SEA的頂梁柱、永遠的領袖,同時很有實力的鼓手真矢,將分析自己在樂團中的立場變化,談及他眼中LUNA SEA全新的化學反應,以及樂團有所進化與從未改變之處的核心。

我有刻意提醒自己,這次我不是"LUNA SEA的真矢"
而是"LUNA SEA的鼓手"。


——從專輯『A WILL』的音樂中,我感受到與終幕前的LUNA SEA不同,帶有成年人那種性感魅力的濃密度,同時也很有強力的感覺。真矢你自己又是如何看待完成後的專輯呢?

真矢:說不定確實是有LUNA SEA的從容感,以及來自該處的性感魅力吧;不過我們主要還是想突顯出一種時尚感。畢竟如果硬要說LUNA SEA是在哪一邊的話,我們果然還是以氣勢或毅力作為基礎的樂團。

——從成立時就是這樣嗎?

真矢:是的。當時在年齡上也比較年輕,所以變成那樣子也是理所當然。就算在喜歡的音樂類型或想法上有所不同,不過我們在這部分是完全一致,所以才會覺得這樂團有搞頭。不過隨著年齡增長,自然也就會更從容,變得不會再不自然地使勁了。所以,雖然我們並沒有刻意這樣做,不過這次的專輯,確實是好好地包含了當下的LUNA SEA。

——自然而然地就將真實的自己轉變為音樂了是嗎?

真矢:這應該怎麼形容呢?就我個人來說,以前都會想在演唱會或錄製時,表現出自己是“LUNA SEA的真矢”。我之前對此一直都很堅持。

就算不勉強主張自己的存在,我的鼓聲也非常LUNA SEA
至少我是這樣想啦。


——也就是說,會覺得不用鼓聲表現自己不行是嗎?

真矢:就是那樣。我們的原曲大都是來自SUGIZO、INORAN、J這3個人,不過我都會對歌曲進行改編,節奏部分也會站在鼓手的立場上,作出「這樣比較好吧」的提議。

——在終幕前的LUNA SEA後期也是這樣嗎?

真矢:是的。當時會覺得,如果作品中沒有作為真矢的精神存在,那我就不算是有在工作。不過這次我就沒有那樣做了。我有刻意提醒自己,這次我不是"LUNA SEA的真矢",而是"LUNA SEA的鼓手"。實際上,我拿到歌曲的時候,就覺得直接這樣試試看也不錯。當然,因為其他成員不是鼓手,當中也會有聽了之後,不得不說「對不起,這裡要有5隻手才打得出來」的地方啦(笑)。

——(笑)。那樣的話,當然得調整成2隻手的版本了。

真矢:對啊,就是那樣。不過除了那部分以外,試圖理解作曲者意圖的工作,其實真的很有趣。其中會有很多並非站在鼓手立場的樂句出現,之前我都會改掉,這次只要不是那種打不出來的地方,我都會按照原曲來做,結果感覺非常的新鮮。畢竟,3位作曲者都有自己對時髦的觀點。不管是在生活態度還是時尚層面。

——那就是剛才說過的時尚感吧。該說是有經過千錘百鍊嗎?不過這次,你為什麼會想採取與過去不同的作法呢?

真矢:應該是因為,比起我自己的主張,LUNA SEA的重要性變得更大了吧。2000年的終幕之後,我們各自展開了單獨活動,這次好不容易能再度一起發聲,也許那就是讓我這樣想的理由也說不定;就算不勉強主張自己的存在,我的鼓聲也非常LUNA SEA,至少我是這樣想啦。在與各式各樣的音樂人一起累積經驗之後……。

——順便問一下,「Glowing」也是按照原作曲者的想法走嗎?

真矢:是啊,就是那樣。

——我覺得那首歌節奏的打法很獨特,非常厲害喔。很明顯是前所未見的感覺。

真矢:對啊。「Glowing」是LUNA SEA之前沒有的3連8拍歌曲。是在不失控的情況下予以解放。這是在我加入LUNA SEA之前就有想過的概念,只是不適合這個樂團,結果一直沒有機會嘗試。其實我原本就很喜歡約翰˙博納姆(齊柏林飛船的鼓手)喔。

——SUGIZO也大力稱讚了這次鼓的部分,從第1首歌「Anthem of Light」就是壓倒性的鼓樂呢。

真矢:不過,我並沒有過度使勁呢。所以說,我或許有稍微抓住LUNA SEA或者音樂本身也說不定——。當然,音樂中並不存在正確解答。不過在這過程中,我有點理解什麼叫做使出當下的全力了。

——這是必須長期持續打鼓,才能明白的事情嗎?

真矢:嗯。就結果上來說,如果我只待在LUNA SEA裡面的話,應該沒辦法理解這種事情吧。

◆續接專訪(2)

BARKS Smartphone Kawaii girl Ja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