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KS 日本最新音樂 - J-POP/J-ROCK/視覺系/偶像/動畫/Etc...

日本最新音樂&娛樂情報網

[專訪]Hello Sleepwalkers,「我們是戴著面具的猴子。站上舞台發出聲音的那一瞬間就會覺醒」 後篇


Hello Sleepwalkers,終於將眾所期望的第二張專輯『Masked Monkey Awakening』完成了。本作品在抱持前衛且好鬥精神的同時,也為了將其本質更簡潔地傳達出來,而經歷了多方嘗試的過程。這想必就像標題給人的感覺一般,是對樂團來說最初的黎明吧。樂風無限廣大的本作品,讓人名副其實地被玩弄於股掌之間,但其中也伴隨著瞭解音樂的快感與喜悅。每次聆聽都會有新發現的本作品,會讓人變得更加沈迷於那深淵,不知不覺間就會上癮。這次我們特別請來作為其音樂中樞的Shuntaro(主唱&吉他),與他充分交流了意見。

◆因為音樂無法超出自己之外,加入第三者的觀點
就會成為朝向變化的原動力之一。


──就目前來說,比起加入新事物,削去不必要部分的工作更費力嗎?

Shuntaro:是啊。只是對我們來說,會覺得這次還削減的真多啊(笑)。這次是以共同製作的形式,邀請了Richard Archer(HARD-Fi)加入,就是藉由加入客觀的觀點,才能更無須躊躇地進行削減吧。

──為何會找上Richard Archer呢?

Shuntaro:其實我之前根本沒聽過HARD-Fi,是監製那邊提到了他。實際聽了他的音樂之後覺得很帥氣,與他一起工作也非常有趣。雖然只有交換數據而已,但我們寄出完成錄製的部分之後,他就會削去整個區塊、反過來加上新的部分、或是配上合成音,總之就是能用變化球嚇我們一跳。我覺得加入第三者的想法很新鮮也很棒。因為音樂無法超出自己之外,加入第三者的觀點就會成為朝向變化的原動力之一。我平常也都會這樣要求樂團成員。

──不過,至少在歌詞的世界觀方面,是Shuntaro你個人的部分吧?

Shuntaro:啊,畢竟大部分歌詞都是我在寫,當然是那樣。應該說是,沒有別人想碰那部分吧。連Narumi都完全不願意對歌詞提意見,就算我個人很歡迎也一樣(笑)。

──因為在某種程度上,你的世界觀已經自我完結了嘛。這次的所有收錄曲目也是,帶有從同樣的視點,並列描繪微觀與宏觀世界的感覺。再加上,你完全沒有那種普通的三次元風景描寫,聽眾得各自找出對真實的詮釋呢。

Shuntaro:原來如此,第一次有人對我這樣說。其實,我對歌詞並不是非常熱情,甚至可以說是只將言語當作記號在處理。當然也有些歌曲,是在一開始就有故事,不過大致上,都只是對旋律加上記號的感覺。就是對於一個音符,要配上最合適的發音。

──在記號當中,存在著訊息嗎?

Shuntaro:言語本身當然有著一般的意義。不過,將它們組合起來構成文章時,感覺通常就不是字面上的意思了。所以從整首歌來看的話,應該不能說是帶有訊息吧。當然,在一些歌曲中,我或許會有下意識的訊息要傳達,不過就歌詞的意義這部分,聽眾只需要自己賦予其生命就好了。我在聽音樂的時候,也喜歡隨意地在心中描繪各種事物。

──那樣的話,『23』這首歌算是很特別嗎?

Shuntaro:沒錯!就是那樣,雖然有點讓人害羞啦(笑)。這是在重製描述21歲當時的『21』這首歌,可說是有點像仿作的樂曲,我當時還在想,暴露私領域到這種程度真的好嗎?之類的問題呢。雖然在演唱會中表演沒什麼問題,不過例如現在,在接受採訪時聽到其音源的話,我一定會害羞到不行,甚至會躲進沙發後面(笑)。不過其他的歌曲就沒關係啦。

◆我感覺是為了滿足那傢伙,才在製作音樂。
所以這次,就有點像是要讓那傢伙閉嘴。


──啊,我懂了!

Shuntaro:有什麼地方敗露了嗎(笑)?

──Shuntaro先生作為聆聽者的感覺非常強,一直在製作“自己想聽的歌曲”。然而『23』卻讓你回到僅僅是發言者的立場,所以會有些不適應。是這樣吧?

Shuntaro:啊,說起來應該是那樣。是那樣沒錯,因為我不覺得自己算是有趣的人,才會去努力寫出不屬於自己的事物吧。

──一定是有個對音樂很聒噪,就像背後靈一樣的Shuntaro,附在你的身上吧。

Shuntaro:你舉的例子還真好懂呢(笑)。實際上說不定就是那樣,我感覺是為了滿足那傢伙,才在製作音樂。所以這次,就有點像是要讓那傢伙閉嘴。就像「我現在就想用這種直接的手法!!」「如何?這樣也不壞吧?」之類的。我現在突然覺得,兩極化的作法也很有趣,一邊是完全照那傢伙喜好的作品,另一邊是會讓那傢伙嚇到發抖,非常具有流行樂風且直率的作品(笑)。

──啊,結果你就是那樣製作出直率且有趣的音樂吧。看來Hello Sleepwalkers總是帶有什麼深刻訊息這種事,只是周遭的人們自己擅自那樣想而已。

Shuntaro:是啊,說不定就是那樣。我們其實有相當一部份,都只是照著自己的感覺來而已。當然也會考慮到構造上的美感之類事情,不過那也是從感覺上會很有趣的地方開始。然而,這次『圓盤飛來』的最後,以我個人來說,算是相當精心計算的喔。就是像7拍3拍8拍3拍9拍3拍10拍這樣漸漸增加下來,不過就連監製也沒發現(笑)。

──真是簡單的遊戲啊(笑)。

Shuntaro:我這樣應該算是比較喜歡數學性吧。當然,在界限當中追求自己的喜好,結果往往就是不知不覺變成這樣(笑)。即使如此,因為我們畢竟是樂團,所以能好好地彼此中和,至少我最近是這樣想。我們不是那種「好啊好啊就來試試看」的樂團,至少5名成員都不是那種個性,不過我們還是能好好展現出感覺像是樂隊的地方。特別是這部作品,讓我有了這種感覺。


採訪&文◎齊藤Yuka





◆[專訪]Hello Sleepwalkers,「我們是戴著面具的猴子。站上舞台發出聲音的那一瞬間就會覺醒」 前篇
◆Hello Sleepwalkers 官方網站
◆Hello Sleepwalkers 官方Twitter
◆A-Sketch 官方網站
◆A-Sketch YouTube頻道

BARKS Smartphone Kawaii girl Ja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