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KS 日本最新音樂 - J-POP/J-ROCK/視覺系/偶像/動畫/Etc...

日本最新音樂&娛樂情報網

[倉木麻衣×BARKS連載對談]第二回(2000年~2001年)「從R&B風格轉向搖滾曲風時確實有所不安。有一段時期真的是很緊張」前篇


倉木麻衣將於2014年12月迎接出道15週年。BARKS為了回顧這15年的歷史,安排倉木麻衣、BARKS主編烏丸哲也、以及出道當時的監製西室斗紀子,展開了將持續約1年的大型連載企劃。在第一回當中,我們從喜歡抓蟲的少女˙倉木麻衣在音樂上覺醒,一直講到了她前往波士頓首次進行錄製為止,回顧了她從小時候至出道為止的足跡。這次的第二回,則將赤裸裸地談到當時,作為無共同宣傳作品達成難得的百萬銷量之出道單曲「Love, Day After Tomorrow」發行後,那令人心潮澎湃的時代。

◆倉木麻衣 圖像

【連載會談第二回:2000年~2001年 <從出道至怒濤般的發片,令人心潮澎湃的時代>】

■我就只是想著,該如何讓自己的歌化為實質
■從來沒想像過,會有那麼多人聽到我的歌

▲1st單曲「Love, Day After Tomorrow」(1999.12.08發表)
▲2nd單曲「Stay by my side」(2000.03.15發表)
西室:當時,我們並沒有告知學校她的活動。在出道之後也是,繼續保守著秘密。

烏丸:出道之後也沒講嗎!?

倉木:是的。

西室:完全沒提。結果有一天,朋友就拿雜誌來問她說「這個,不是麻衣嗎?」(笑)。

倉木:生日一樣,名字也很像,太可疑了(笑)。

西室:那是2nd單曲(「Stay by my side」2000.03.15發表)那陣子吧。

烏丸:其實問的人是在裝傻吧?(笑)。畢竟2nd單曲,是在人氣爆發之後的事吧。啊、不過,或許就是因為太沒距離感,反而沒辦法發現呢。

倉木:當時,我覺得告訴身邊的朋友這種事會有點害羞……。

西室:她問我「該怎麼辦,好像穿幫了…」之後,我就反問她說「你當時是怎麼回答?」……。

倉木:我只是說「啊,真像呢」而已(笑)。畢竟學校禁止我們參加這種活動。結果,我就轉學到京都的學校了。

烏丸:話說回來,你原本真的覺得能瞞到底嗎?

倉木:我原本是想在出道前好好說清楚……。

烏丸:你現在的表情,看起來有點像在找藉口喔(笑)。

倉木:呼呼(笑)。雖然是想那樣做,不過當時真的沒有那種餘裕。而且,我也不覺得這件事會鬧到那麼大。

烏丸:啊,原來如此。

倉木:不過現在回想起來,就會覺得真的很對不起大家,作了非常失禮的事,得要好好反省才行。我真的從來沒想像過,會有那麼多人聽到我的歌;我就只是想著,該如何讓自己的歌化為實質而已。

烏丸:出道時,是在你高中2年級的10月吧?

西室:是的。在美國出道(採用"Mai-K"名義的「Baby I Like」)就是那個時候。

倉木:在日本出道則是等到12月8日(「Love, Day After Tomorrow」)。

烏丸:也就是說,在那一年結束的時候,倉木麻衣這個名字已經出現在各種地方囉。

西室:逐漸敗露了(笑)。

倉木:於是,我就與父母一起去和學校的老師談話了。因為那間學校禁止演藝活動,我就轉學到了京都的高中。

西室:當時的唱片公司GIZA studio在大阪有錄音室。因為距離比較近,媒體的鎂光燈也比東京那邊少,我覺得應該能讓她更專心在音樂上。

▲錄製中的一幕(高中2年級)
▲1st專輯『delicious way』(2000.06.28發表)
倉木:我就在那裡持續著一邊讀高中,一邊去錄音室報到的生活。

烏丸:這部分沒有變化。

倉木:是啊(笑)。1st專輯『delicious way』(2000.06.28發表)也是利用學校放假,在黃金周寫好歌詞,一口氣錄完。

烏丸:你轉學到京都的高中時,應該會有人說「倉木麻衣來了!」吧。我想當時一定引起了一場騷動,難道本人完全沒感覺嗎?

倉木:首先,我對於環境的變化有點不安。不過那所學校的主力是在棒球方面,只是比較能接受演藝活動。老師們也都有幫忙我,大家都只是將我當作同學而已。

烏丸:大家最後都習慣了吧。

倉木:我想那也是因為有一群好同學吧。之後我進入立命館大學時,只因為「倉木麻衣在這裡」,就會有人跑來看我,還會拍照呢。那時轉學之後,雖然最初有點不適應,但還是逐漸融入了學校,大家也越來越習慣我的存在,那真的很棒。

烏丸:我先問一個和之後有關的話題好嗎?為什麼你會想去大學?已經作為職業人士開始活動,想作的事也已經決定了,應該會覺得不需要再去大學了吧?

倉木:說的也是,不過我是覺得至少要好好上到大學喔。透過去大學這件事,我覺得能為自己的歌帶來不同的表現,因為我是透過自己的觀點在寫歌詞,如果能體會到新的刺激,應該就能在某一天派上用場吧……這是我的想法。我在大學是讀產業社會學系,聽名字或許會覺得很艱澀,不過那是我能追求自己喜好主題的學系。我在預科的課程中可以寫「演唱會空間的考察」,大學可以支持大家各自的才能,我覺得真的很厲害。

烏丸:你很認真呢。這世上有各式各樣的人,一定不是所有人,都像那樣帶著自己的志向去上大學吧。特別是那些已經找到志業的人,很可能都覺得那只是一件麻煩事而已。我想其中的原因,應該就在於你小時候抓蟲、讀高中時加入好幾個社團的那種活力吧。

倉木:說的也是……。

烏丸:畢竟,作為歌手的活動應該很繁忙吧。

倉木:確實是得一個人當成兩個用(笑)。不過之所以想至少讀到大學畢業,其實也是因為歌手這種職業,很難看出前景如何。我和母親討論過之後,覺得讀到大學畢業對自己來說也是很重要的事,所以才決定要這樣做。

烏丸:不只倉木你,憧憬著歌手,覺得有為者亦若是的女孩子,現在應該也有很多人,其中還有很多是來自現在的小學或國中生吧。倉木你給她們的建議,就是「最好讀完大學」這樣嗎?

倉木:現在回想起來,我確實有參加社團、聯誼,與大學中的許多人成為朋友,擴展了自己的人脈網路,不過當時完全沒時間考慮這種事。我有想過,是不是該與朋友有更多交流,嘗試各種事情;不過對歌手來說,光是讀大學本身就能帶來很多新的靈感,因為在大學裡能遇到各種人,聽到各種事情。我覺得大學是一個「去了真好」的地方,雖然很辛苦,但絕對會有收穫。包括時間分配在內,能夠學會超越很多障礙。我現在還是覺得去了真好,完全不會後悔呢。

◆續接【倉木麻衣×BARKS連載會談】第二回(2000年~2001年)「從R&B風格轉向搖滾曲風時確實有所不安。有一段時期真的是很緊張」中篇

文◎宮本英夫





◆倉木麻衣 官方網站
◆BARKS內部 倉木麻衣特集網頁

BARKS Smartphone Kawaii girl Japan